在北京时间5月29日凌晨皇马和利物浦在法兰西体育场进行欧冠决赛之前,将有600名贵宾参加在法国首都卢浮宫卡鲁塞尔购物中心举行的欧足联官方礼仪活动。

欧足联主席VS皇马主席:两位主席也常常针锋相对-百通体育

在当晚的晚宴上,所有的目光都将集中在主桌,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和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之间可能会有简短而尖锐的谈话。

自去年4月欧超联赛启动失败以来,欧足联和皇马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微妙,两位主席也常常针锋相对。

在过去的13个月里,公开的指责和威胁声此起彼伏,很多人都在谈论 “背叛”和 “叛徒”这两个词。同时,弗洛伦蒂诺和切费林之间的政治和法律博弈也在幕后继续进行。

欧足联副主席、巴黎圣日耳曼主席纳赛尔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他现在是切费林最亲密的盟友之一。本周,当姆巴佩戏剧性地决定今年夏天留在巴黎,而不是如之前人们广泛预期的那样自由转会皇马时,纳赛尔与弗洛伦蒂诺原本就很糟糕的关系也进一步恶化。

而第二天晚上,当新的欧冠冠军加冕时,这三位高管将再次一同出现在法兰西体育场。

欧足联主席VS皇马主席:两位主席也常常针锋相对-百通体育

这种场合通常被用来建立关系和交流想法,但这次不是。据两边的消息来源说,他们的主席虽然仍会以礼相待,但不会表现出热情。

在去年11月举行的俱乐部年度大会上,弗洛伦蒂诺说:”也许需要提醒一下欧足联谁是皇马。”话音一落,底下响起了1600名俱乐部会员响亮和漫长的掌声。

弗洛伦蒂诺还解释道,被谩骂和广泛误解的欧超联赛,实际上对足球来说大有裨益。

他说:”欧超联赛是自由、自治、财政公平竞争、透明、团结、尊重国际比赛和球迷的。”

“你只能把(这种反对)理解为政治利益集团试图维持他们的地位,但我们不会屈服于非法的威胁。”弗洛伦蒂诺说,”我们都听到了欧足联主席谈论《财政公平法案》的灵活性,允许国家注资和接纳来自欧盟以外的主体。一位欧足联主席怎么能用我在这里无法说出来的脏话公开侮辱世界上最有声望和最古老的俱乐部之一的主席(指尤文主席阿涅利)?”

欧足联主席VS皇马主席:两位主席也常常针锋相对-百通体育

由于技术故障而不得不重新进行的欧冠16强抽签也让马德里的专家们非常恼火,他们称之为不可容忍的失误,尤其是在皇马的对手从第一次抽签的本菲卡变成实力更强的巴黎圣日耳曼之后。

“这显示了欧足联内部的职业化水平。”皇马电视台(RMTV)的主持人说,“这只是切费林对欧足联可悲领导的例子之一,真希望这是压倒他任期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是在一家俱乐部的内部电视台上发表的言论,而且面向的显然是坚定支持皇马的观众。但在RMTV上所说的一切肯定得到了俱乐部高层的支持,所以他们的球迷无疑非常清楚地认识到了谁是盟友,谁是敌人。

不过,切费林也非常了解他的听众。在上个月的欧足联大会上的主席演讲中,他将欧超联赛的风险描述为 “几个寡头和一群人的无耻企图”。

他补充道,这是一个 “由少数亿万富翁设计的傲慢自负的计划,他们不能接受这样的概念:在足球场上,你可能会输给比你弱小的人”。

本月初,切费林又在接受《阿斯报》采访时说:”如果他们参加其他比赛,他们就不能参加我们的比赛。这并不是一种垄断。他们可以创建自己的欧足联,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

“过去我已向他们表示了很多尊重。我以前从未说过,但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我曾邀请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到瑞士尼翁(欧足联总部)商讨其他赛事。而就在会面的24小时前,他用一条短信取消了会面,理由是他要参加一个与篮球有关的活动。”

然后,在皇马完成了对巴黎、切尔西和曼城的逆转,创纪录地第17次闯进欧冠决赛后,切费林在斯洛文尼亚国内的网站24ur.com说:”皇马有九条命,就像猫一样”。

他补充道:”当然,我和皇马没有任何问题。目前我与俱乐部的管理层没有联系,但皇马出现在欧冠决赛中,恰恰证明了欧足联的比赛有多么干净。皇马和巴萨分别打进了欧冠男足和女足的决赛。没有人为了阻挠他们而进行过干涉。”(目前仍未退出欧超联赛的有皇马、巴萨和尤文。)

欧足联主席VS皇马主席:两位主席也常常针锋相对-百通体育

在欧超联赛成立一周便夭折后,欧足联立即开始谈论惩罚任何不“归队”的相关俱乐部,于是欧超联赛就向西班牙法院提起了诉讼。

一位当地法官很快做出了判决,禁止任何人采取任何可能影响新的欧超联赛成型的行动。最近,另一位西班牙法官推翻了这个判决,这受到了欧足联的欢迎。然而,欧超联赛已经再次提出上诉。

人们一致认为,在西班牙法院的这场斗争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真正的法律斗争发生在欧盟层面,欧超联赛的支持者正试图说服监管机构:欧足联正在滥用垄断地位,阻止任何俱乐部试图建立和参加他们自己成立的不同赛事。

欧超已经成功地将其案件提交到位于卢森堡的欧盟法院审理,该法院之前审理过的与足球有关的案件包括1995年的博斯曼裁决,该裁决彻底改变了转会市场。

据欧足联方面的消息来源称,他们相信他们最终会取得胜利,而且切费林一再表示,他的 “欧洲体育模式”得到了整个欧洲大陆政治家的支持。

然而,欧超联赛方面的消息人士反驳说,欧足联对欧超俱乐部施加 “威胁 “和 “罚款 “的意图表明,欧足联是作为一个垄断机构在运行的,所以他们不允许其他赛事挑战其地位。

该案件可能最快在7月开始审理–其中关键的问题是,体育由于其特殊的社会重要性,是否要像其他商业部门一样受到竞争法的约束。

还有一种看法是,自从纳赛尔成为欧洲俱乐部协会(ECA)的主席后,切费林和他已经成为坚定的盟友,该协会在欧超联赛启动后代表整个欧洲大陆的200多支球队。

近日,纳赛尔在接受The Athletic采访时表示,他希望对一年一度的欧洲超级杯进行重新设计,考虑 “新的场地,新的市场,新的形式”。目前,欧洲超级杯还是在前一个赛季的欧冠冠军和欧联杯冠军之间进行的单场比赛。

“这是ECA主席纳赛尔的一个想法,对我们来说似乎非常好。”当被问及每个赛季开始前的这个潜在的新”迷你锦标赛”时,切费林告诉《阿斯报》。

欧足联主席VS皇马主席:两位主席也常常针锋相对-百通体育

对于皇马来说,俱乐部的定位很明确。弗洛伦蒂诺是中产阶级出身,后来成为了西班牙最富有和最有影响力的商人之一。

几十年来,弗洛伦蒂诺一直习惯于寻找达成协议的方法,以便使他的敌人接受他的思维方式。他在从法律斗争中取得胜利方面有着特别好的记录,正如皇马在大型赛事的决赛中有着令人羡慕的记录一样。

如果欧盟法院作出有利于欧超联赛的裁决,关于欧洲足球未来的政治斗争将进一步加剧。

欧超支持者们已经接受他们一年多前的启动想法是有严重缺陷的,他们正在进行调整,试图使之更有利于公关。

他们现在谈论的是一项有着分级制度的赛事,这将让欧洲大陆小国的老牌俱乐部,如荷兰的阿贾克斯和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星,有机会再次参加顶级赛事。

而这并不一定意味着 “脱离 “欧足联。这整个问题,归根结底是关于金钱和权力–以及这两者如何分配。达成任何协议都会因为所涉及的个人因素而变得复杂。

切费林目前的任期将持续到2023年,而欧超联赛之争并不是他唯一的战斗。马德里的一些人想知道,一位新的欧足联主席会不会更容易打交道。同时,西班牙以外的许多人认为,任何由弗洛伦蒂诺倡导的重塑欧洲足球的建议都不可能被广泛接受。

当贵宾们在卢浮宫的倒金字塔下碰杯并品尝高级美食时,有些人可能知道,卡鲁塞尔购物中心的艺术品出现在了《达芬奇密码》的一个关键场景中。

在那本畅销书和后来汤姆·汉克斯主演的电影中,其复杂的结构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更深层次的、具有历史意义的秘密。

弗洛伦蒂诺和切费林之间的斗争可能也会演变出类似的戏剧性,并对欧洲足球的未来产生影响。